【生亦何欢】十六 - 优优色影院




十六
  清醒过来的赵沂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充满各色花蛇的池子里,池子的顶端是一
张铁网,四壁光滑,无法攀登,除了自己躺着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只有各色的蛇,
之前调教她的老者隔着铁网喊道「女娃子,不识相,贵老板把你赏给老头子了,
以后就在这帮老头子喂喂蛇吧。」赵沂颤抖着仰起头「用……用什么喂?」老者
嘿嘿一笑,盯着她硕大红肿的乳房「反正你不找东西喂他们,他们就会咬人的,
而且他们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找暖和的地方,你就好自为之吧。」赵沂无言地低下
头,往事幕幕,曾经的警花,当自己戴上警徽的那一天,她扶正了帽檐,立志要
成为为正义而献身的警察;恍恍惚惚,当自己为了升职而跟李厅长上床的那一天,
李厅长身上的恶臭,以及那双肮脏的手,同事们鄙夷地像妓女一样看着她的眼神,
王礼的轻薄,贵泽的冷漠……
  仿佛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她突然开心地笑起来,把一只手放在红肿的阴蒂上
恣意地揉弄,另一只手则挤压着一只硕大的乳房,随着她淫靡的娇喘,一股浓浓
的奶汁喷射而出,引来翻滚着的花蛇扭做一团……随着一声轻叹,贵泽离开了那
个蛇坑。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处若相知。真正懂一个人的,只有他自己。
  落银城的天空,现在姓贵,贵泽的贵。
  李厅长带着谄媚的笑容坐在贵泽的办公室里,甄秘书则斜着眼睛看着这个猥
琐的男人,贵泽则在另一间房间里悠闲地看着报纸,李厅长被晾在这间办公室里
将近两个小时,甄秘书才懒洋洋地放下咖啡杯对他说「老板今天没空,要么您明
天再来。」李厅长终于压抑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姥姥的,摆架子谁没摆
过,见不见我给个痛快话。」贵泽这时才打开门进来「李厅长好大的火气。」李
厅长也不再掩饰,瞪圆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你知道私自扣押警员的罪名有多大吗,
赶快把我的部下交出来,念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不会追究的。」贵泽则大有深
意地一笑「或者,您可以选择让我帮您灭口,因为我这里进来的女人,从来就没
有能好好出去的。」李厅长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贵泽,原本的火气被硬压了下去
「贵老板的意思是?」「你这个部下,可是个上等货色,反正已经疯了,就送给
我算了,她现在除了被上,已经什么都干不了了。」李厅长听闻赵沂疯了,由怒
转惊,由惊转喜,不禁释然「那就随贵老板安排吧,不管怎么说,她跟了我那么
久,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别太难为她。」贵泽也没搭腔,只是摆弄着桌上的
钢笔,随口说道「听闻李厅长最擅长的就是黑吃黑,不知刘老板那块肉,倒是有
几分熟了?」李厅长惊惧地望着贵泽「赵沂都告诉你了?」贵泽随手折断了一支
纯金外壳的钢笔,随手扔进脚下的垃圾桶「本来只是想问问她到底喜欢玩3P还
是双飞的,没想到她哭哭啼啼地非要谈谈李厅长。」李厅长听出的其中的调侃,
也不敢发作,只是抽搐着微笑「我老李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既然把柄在你手里,
有什么要求您就痛快点,我只想保住我自己而已,别人的事,都好说。」
  之后贵泽给李厅长点了一颗烟,聊了几个小时后,李厅长起身告辞,带着一
贯猥琐的笑容。没人知道,他们的契约是什么。
  不知何时,落银城的一家事务所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隶属于凤凰企业的凤
凰事务所,专门从事高额贷款的生意,它的亮点就是,无需任何抵押,而且不收
取利息,但是只贷款给年轻女性,只需贷款者签订一张还款合同,即可高额贷款。
  由于贵泽希望把网撒开一点,刚开始的半年内,凤凰事务所规规矩矩地营业,
每个来贷款的年轻女人,都享受了免费高额贷款的服务,有的一夜暴富,偿还了
债务后包养了很多男人,被众女白领传为佳话;有的生意失败,被免除了部分贷
款后结了帐,回家规规矩矩地过日子。慢慢地凤凰事务所一扫之前的冷清,来贷
款的人也多了起来,整个落银城开始尊贵泽为落银城慈善之父。在一次记着招待
会上,贵泽面对记着关于为什么免息为女人提供贷款的提问微笑着答道「我们只
是互利互惠而已,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就像上货一样,没什么慈善的意思。」当然
那些记者是不会听懂这句话真正的意思的,因为第二天的报纸头条突兀地刊登着
「落银巨富贵泽坦言,慈善如上货,淡然功利。」
  李厅长拿着当天的报纸,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上货,上货,哈哈哈。」办
公室里的警官诧异地窃窃私语「自从赵沂办了辞职,李厅长就疯疯癫癫的。」
  「可不是,自从去了凤凰大厦就一直发脾气。今天笑的更渗人。」
  凤凰事务所,奢华的办公桌上铺着一张整洁的合同,上书「凤凰企业于X年
X月X日放出贷款100万整给宋雪小姐,滋念宋小姐信誉,未曾收取任何抵押,
暂定X年X月X日前还款。」办事员正准备盖章确认的时候,贵泽突然推门而入
「给宋小姐换一张合同,贷给她200万。」宋雪端坐在另一边,内心十分紧张,
时不时抚弄一下黑亮的发鬓「贵老板,这怎么好意思。」贵泽和善地微笑道「鄙
人一无是处,唯独钱多,惟愿宋小姐否极泰来,生意兴隆。」言毕大有深意地扫
了一眼宋雪短裙下的玉腿。宋雪略有安心,在新的合同上签了字,唯独在注意到
合同底端警视厅的红章时略微诧异了一下。贵泽会心一笑,解释道「金额稍大的
合同,都要在警视厅备案,一方面也是确保您的安全。」
  傍晚5点整,凤凰事务所中袅袅走出一位标致的女人,一袭清爽的蓝色纱裙,
缭绕着动人的白丝袜,她优雅地招招手,打了一辆的士,绝尘而去。一辆黑色本
田默默地跟上,地上扬起淡淡的沙尘。
  很久以前,有一个故事,叫做守株待兔,也许农夫只是需要一个更华丽的树
桩。有一只小白兔,叫做宋雪,她在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抱住,然
后迷晕,现在,她眼上蒙着黑色的带子,双手捆在背后的椅子背上,清凉的风拂
过她浸出细汗的脖颈,贵泽慵懒地把手探进她夹紧的大腿,过了一会,他抽出手
指,上面粘连着透明的清丝。
  宋雪的眼带被轻轻地摘下,贵泽把刚刚抠出的爱液抹在她精致的面庞上,宋
雪激动地喊着「你骗我!你骗我!」贵泽平静地捏住她的下巴「给你看样东西。」
  说罢从身旁的药水缸里拎出一张泡软的纸,赫然便是她刚刚签下的合同,除
了刚刚的内容外,合同的下半页也隐隐约约开始显现出字迹「凤凰企业于X年X
月X日放出贷款100万整给宋雪小姐,滋念宋小姐信誉,未曾收取任何抵押,
暂定X年X月X日前还款。如逾期未还或宋小姐主动要求撤销贷款追缴,宋小姐
自愿注销城市户籍以及一切身份信息,转编至凤凰大厦女奴管理中心,终身所有
权系归贵泽所有,登记为失踪人口,永不追查。警视厅,李德荣印。」
  突兀的警视厅红章这才显得不再突兀,宋雪也开始慢慢明白这个世界上从来
就不曾存在过所谓法律的天平。贵泽只是把手伸向她半露的酥胸,验了验货。
  清爽的早晨,弥漫着雨后难得的清新,一个老者敲开贵泽的办公室门,「赵
沂疯了。」「没关系,你的蛇不会在意的。」老头子干笑了几声「我以为你会在
意的。」贵泽猛地拍翻了桌上的文案「老子最恨的就是警察,男警察都是TM的
人渣,女警察都是TM的婊子,给我滚,以后不许提她。」老头子也不生气,摆
摆手道「还有没有新的货色给老头子解解闷。」「有,不给,你走。」老头子没
趣地走了出去,刚刚走出几步,贵泽推开门露出半个头道「我有个被蛊虫咬烂的
坯子,你要不要。」老者忍不住笑了出来「没过我老头子的手,就不叫咬烂。」
  贵泽却不跟他较真,只是冷冷地道「不许弄疯。」
  由于甄秘书回来上班,贵泽便把地下室里的肉娃娃搬到了凤凰大厦,许久不
见的白罗,依然整日哭哭啼啼,孟枝也渐渐接近崩溃,因为体内的蛊虫折腾的太
狠,她形容憔悴,看见贵泽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隐隐露出不安和恐惧的表情。
  贵泽走近孟枝轻颤的裸体,轻轻地抚摸着她肥硕的乳,「你想说什么,我并
不在意,别再指望那两千万能救你的命,那些钱现在我已经看不入眼了。」

俺去也就能找到家 俺去也伦理资源 俺去也色播 俺去也网